分类目录归档:随笔

不止十年

十二年没回哈尔滨。 航班在太平机场降落时,我努力回忆,当年离开哈尔滨是坐飞机还是火车,最终还是没有想起来。2003年,陈奕迅的《十年》刚刚流行,校园里都在传唱,如今,已经过了十年的期限。 离开的那天,宿管阿姨已经通知要开始清退,同学已经走了一半,收拾好的包扔在上铺,我和室友不咸不淡地聊天。终于到了该…

不变的只有变化

一直带我健身的教练 Kim,前几天离职了,接替的 Ade 说教练刚结婚,要回老家陪新婚的妻子。 习惯了剪头发的一家店,三位理发师都是日本人,前几天电话预约的时候前台小姐说,有两位要回日本了,多问了两句才知道原来他们两位是夫妻,回日本是因为刚生了小宝贝,决定回国抚养。 公司附近偶尔去过几次的苍蝇馆子,…

快乐是什么

快乐是什么,最近总想这个问题。 心想事成,大家经常在贺卡上这么写,大约这是人们潜意识里认可的一个快乐标准,可细究起来,心想事成的人几乎没有吧,那为什么大家还这么写呢?不费脑子呗。 读阿多尼斯,看到这么一段: 欢乐 需要我们为之欢乐的东西 忧伤却什么都不需要 欢乐是生命的状态 忧伤是存在的状态。 诗人…

年尾无题

照旧,今年回四线小城过年,是个暖冬。往年回家,即使穿着大衣,不出三天就鼻涕横流,今年穿个秋装在江边走走也不觉得冷。 时间飞逝,这感觉每到过年尤其强烈,无意中经过的街角和店铺,偶然碰到的同学朋友,算起来都至少五六年没打过照面。父母的皱纹和白发又多了不少,不变的依然是多吃饭、多穿衣、少熬夜的叮嘱。 湘江…

表达焦虑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就是在缓解我的表达焦虑。 焦虑这个词,我们不陌生,媒体为了阅读量炮制出各种焦虑,希望我们对号入座,像星座一样,对上的点赞转发,对不上的互送人头,总归都是繁荣。在所有焦虑当中,表达焦虑是很可以说说的一种。 社交媒体的流行对表达焦虑是一个很大的推动。原本,我们只是尚未被充分连接的个体,…

无题

5点就要坐车去机场,在床上滚了一个多小时,没睡着,干脆起来。 睡不着的时候,隔一会点亮手机,担心能睡的时间越来越短,起来了,反倒觉得一下子多了几个小时可以支配,很开心,这说明心态的转变很重要。 假期过了一大半,在家没出去,每天看书、写作、学英语、练字、看电影,除了没健身,打了游戏,其它都按计划来了,…

我们应该忍受低俗么

今日头条起势以后,阿里、腾讯、百度,三家中国最大的公司,争先恐后地推广信息流产品。看一眼UC头条、天天快报、手机百度,震惊了、真相竟然是、看完都沉默了,这些标题张口就来,明星走光、打小三、狗血撕逼的剧情一次次上演,刷新低俗下限。 人性是有媚俗阴暗的一面,这一面更易撩拨,更易上瘾。这些产品都很 「智能…

我们活在一个自恋的世界

公元2017年,这个世界上,自恋的人越来越多。 世界很大,朋友圈可作样本。 有人喜发自拍,多角度大头照,凑齐九张发一套。热衷于此的,无论有没有好的措辞,都是要强行发出来的。自拍时调动所有脸部肌肉排列组合,发之前有如中了魔咒般修图美颜,克服选择困难症 PK 出几张,发完隔两分钟去看有没有被点赞评论。 …

那些时光

今天偶然回了一趟学校,毕业近七年,第二次回。 学校离家不算远,为什么很少回去看一看?说不清。 是开学季,晚上骑着摩拜从拖鞋门溜进来,留心看了一眼,门没变,加了一个校徽,上书1896年。学校里人不多,大多是在军训的新生,面孔稚嫩,因为晚上的缘故,表情和眼神看不真切,想必应该是朝气蓬勃居多。 读书时,校…

我的外婆

外婆今年78了,身体已经大不如前,在城市呆不习惯,接过来住几天就念着要回农村,要照顾菜地,家中晚辈都很担心,不让她做农活,怕她摔跤出事。 还小的时候,特别喜欢去外婆家,一来是有几个表弟一起疯,一来外婆对我们特别好。记忆中,她看见我们这些孙辈总是笑盈盈的,家里只要有一点好吃的都要翻出来给我们。在外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