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写作营

奔跑


我偷了月历,从自己家里,它其实是我特意添置的,在去年和林搬到新家的时候。之前用的是日历,我们两个总是忘记撕,慢慢就沦为了摆设,月历不用撕,一个新的月份换一张就好。

现在月历就在我手里,厚厚的一张,A4纸大小,和家里地砖一样的灰色,上面印着白色的无衬线英文字。每张月历都印着一句 Life Tips,7月这张是 Break the comfort zone,现在读起来未免可笑。

林之前不想要孩子,他要忙工作,而且想有更多个人时间,我之前想要,可能是因为我的工作没什么奔头,带孩子会是个寄托。为了这事我们争吵过,最后我顺从了他的意思,其实一直都是这样,结婚五年我们一直避孕。

林今年升职成区域主管了,工资涨了一大截,以他的收入我甚至不用工作了,他也确实这么劝过我。他突然想要孩子了,可能觉得生活工作都稳定了吧,可我不想要了,原因不明确,可能是工作有了起色,可能觉得自己年纪太大了,或者我没那么爱他了?

林和我谈了几次,说要开始备孕,他以为我会欣然同意,看我没表态,他还以为我在生他之前不肯要孩子的气。和往常一样,林以为他很懂我。我是生自己的气,为什么不敢直接说出理由拒绝他。因为他赚得比我多?因为我父母需要他赡养?因为我一直就是服从他?

林开始要求更多的同房,他不愿意戴套,我尽量都在排卵期以外和他同房,其它时候都是想尽各种办法避开。过了两个多月,林看见我还是正常来月经,显得很沮丧。他终于弄明白了排卵期的事情,开始在月历上标注我的排卵期。

每天回到家,我都会看见门口的月历,如果这一天是圆圈标记的日子,我甚至都会全身发抖。如果我们两个身体没什么毛病的话,迟早林要胜利了。

今天是这个月排卵期第一天,这意味着接下来几天,林可能都会要求同房。盯着这灰色的月历,Break the comfort zone,我觉得我的生活已经彻底完了。

抽屉里还剩了几张,8月的那一张已经被他画上了圈,我浑身抖得厉害,后背不停冒冷汗,有耳鸣的声音,我跑出家门,手里抓着那叠月历,像疯子一样往前跑,街景模糊,不知道跑去何方。

PS:
写作成长营作业,屋子里随便找一样东西,虚构一个人物来揭示,他为什么要偷这个东西。

成长营时间过半,上周工作太忙,每天的打卡任务完成得都滥竽充数,只有周末时间充分一点,所幸不管怎样已经坚持了十八天打卡,觉得自己很棒。

后备箱

乔一直没说话,他似乎是累了,两个脚交叉着,右手支在车窗上,转头望向窗外,天很热,他衬衫已经汗湿贴在胸前了。

路上没什么车,多琳开的不快,她担心后备箱里的东西。其实她准备时间很充分,希拉体格小巧,塞进后备箱完全不费力,用毯子把她包了两层,麻神捆得很结实。即使打开后备箱看到了,也只会以为是一捆旧毯子,说是放在车上准备扔掉就好了。担心她来回滚发出响声,多琳额外再塞了点杂物,满满当当的,轻易动不了。

多琳还是有点紧张,她担心这一路颠簸,抵住的杂物会散开,她还担心气味,现在可是最热的天气。她只能谎称空调坏了,把所有车窗都打开。她显得很兴奋,放在方向盘上的手都有些发抖,她只能找乔说话了。

“天很热。”
“嗯。”乔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
“我的错,应该早点让人把空调修好的。”
“算了,你也忙,老板上午才说让我去A城,也很突然。”
“票带了么。”
“在同事那里,他应该早到车站了。”
“你上周不是刚出差了么?怎么最近老出差。”
“没办法,老板说要去就得去,等哪天我自己做老板吧。”
“上周也是和这个同事一起么?”多琳装作不经意地问到。
“嗯。”
“我昨天碰到他了,他说上周休假,没去公司。”
“哦,我记错了,上周是另外的同事,新来的,你不认识。”
“真的吗?”
“你什么意思?”乔转过头来,表情有点狰狞。
“没什么意思。”多琳没看他,踩了下油门。

突然一声大响,车也狠狠地震了一下,多琳踩了刹车,把车靠路边停下。
乔很烦躁。“真倒霉,偏挑这个时候,就没他妈顺利的时候。”
“我先看看是什么情况。”多琳开门下了车,转悠了一圈,绕到乔这边。
“右边前胎爆了,这车走不了了。”多琳面无表情地说。
“真走运。”
“你再叫辆车吧,要不火车得错过了。”
“那倒不至于,时间还早,我给你换个胎吧。”乔推门下车。
多琳一下慌了,神经质地挡在乔前面。“不用换了,耽误时间,我叫保险公司的人来换就可以了,你叫车吧,或者让同事来接你。”
“就几分钟的事情,这个我在行。”乔推开多琳,往车后备箱走。
多琳冲过去拉住乔衣服,力气很大。“说了不用了,没有备胎,上次用完就没补,你少逞能了。”
乔火气也上来了,甩开多琳的手。“你是不是神经病,换个胎这么激动,你以为我想管你?”
“我不用你管,你本来也没管过。”多琳转身走到了车头那里,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来抽。

乔没说话,站了好一会,故作友善地说:“你叫了保险公司没?”
多琳没理他。
乔走过来,在她面前挤出笑容:“宝贝,别生气了,我心情不好,不应该对你发火。”
多琳冷冷地说:“你快走吧。”

乔开了车门去找手机,翻了半天都没找到。他看见驾驶位的置物柜没关紧,就顺手想关上,推了两次都不行,他干脆打开来,结果看到一支黑色的手枪,很新。
“你什么时候买的枪。”乔问到。
“有段时间了,你经常不在家,我一个人怕。”
“那你带车上干什么?”
“这条路经常有抢劫,你没听说么?”
“太胡扯了,枪这种东西,带出来就是危险。”
“不用你管。”

乔打开弹夹,看见子弹不满,枪口好像也有灼烧的痕迹,他没说什么,把枪放回置物柜,用力关上了。

手机在椅子旁边的缝隙里,乔弯腰捡起来,背对着多琳,打电话前他想先看看有没有漏看的信息。

PS:
今天的作业是客串阿加莎。多琳杀了乔的情妇希拉,将她藏在汽车后备箱里。多琳开车送乔去火车站,途中车爆胎了,多琳需要阻止乔打开后备箱修轮胎。用第三人称描述这个场景,在这个过程中就她的罪行埋下伏笔,让读者后期有迹可循。

尼莫

尼莫是我们养的金鱼。搬新家时,源源说家里要添个活物,我们两从没养过宠物,想起养猫狗的麻烦也退却了,最后达成一致,养条金鱼。

从花鸟市场发现的它,当时店主洋洋洒洒和我们介绍,向我们力推几个名贵的品种,倒不是嫌贵,是担心名贵的不好养,看我们脸上兴趣寥寥,店主也就去招呼其它顾客了。那个时候尼莫在一个不大的鱼缸里歇息,一缸里其它几条不知道什么原因正在兴奋地互相追逐,只有它躲在背阴处,几乎不动,偶尔吐个水泡。

尼莫应该是很普通的品种,通体红色,透明的尾翼,带一点金边,只是它的眼睛有些不成比例的大,和鱼缸里其它鱼比起来还是很有辨识度。源源说尼莫很像我,所以要领回家,我只能表示同意。招呼老板过来买单,他明显有点失望,“你们挑了这么久,就选了这条啊,要不要再给它挑几个伴”,拒绝了老板的好意,我们付30块钱带走了尼莫,还包括几包鱼食。

家里的鱼缸早就准备好了,价格应该超过十条尼莫吧。换好水把它放到鱼缸里,它好像就来劲了,绕着鱼缸游个没完,可能是个表里不一、喜新厌旧的主。我们看了老半天,确认它很健康,投了几粒鱼食,就没管它了。第二天起床去看的时候,它果然又恢复老样子,水草边上呆着一动不动,我们也放心了。

从此以后,尼莫正式成为了家庭的一员,我们上班前拍拍鱼缸和它打声招呼,下班回到家也会先去看看它。它开心的时候会吐几个水泡给我们看看,不开心时干脆躲在水草里不见我们。我们有时候会读书放音乐给它听,但它似乎不买账,源源说它只是比较腼腆,保不准是很喜欢的,我们应该继续。

有一阵,我觉得尼莫很可怜,禁锢在这一方鱼缸里,没有了自由,身边也没有同伴;后来我又觉得它或许很幸福,吃吃睡睡,有人照顾,应该也没什么烦恼,像我们孩提时一样,而且永远不会长大。有人说,鱼的记忆只有几秒,果真如此的话,每隔这几秒,尼莫过的就是全新的生活,真为它高兴。

PS:写作成长营习作,题目是虚构一个宠物,所以尼莫不是真的,不过写完我真想养条金鱼了,名字也不用想了,就叫尼莫。

K-&-Ivy

K

被闹铃叫醒,躺床上刷了会手机,起床刷牙。窗帘是拉上的,看不到外面的天气,听到了雨声。房间里有股味道,应该是昨天晚上的外卖,忘记扔出去了。

今天星期四,她应该在店里。收拾好电脑包,手里拿着还没干透的伞,出了门,果然在下雨,雨势不小。离公司也就4站地铁,下了车,我绕着积水往前走,尽量不沾湿皮鞋。

到了咖啡店,她果然在,忙着收拾杯子。对咖啡其实没瘾,但几乎每天早上9点半我都会到公司楼下这家店买杯拿铁。正要推门进去,老板电话打过来了,声音很大, 问我为什么还没到,我才想起今天9点安排了一个会的,马上往楼上跑。

开完会,老板单独训了10分钟,我灰溜溜回到座位上,坐我对面的A君神秘地说,晚上下班我们去联谊,对方是隔壁楼公司的行政妹子,你来不来。我还没仔细想,嘴巴里已经脱口编出了不去的理由,A君也没多说,转头和别的同事聊天去了,我也不是第一次拒绝。

其实并没有安排事情,我也不是社恐,就是无来由地不想去,算了,下楼买咖啡吧。

进到店里,没什么客人,看见她在练习转笔,我走过去,她抬头看到我,笑了一下。
“一杯拿铁么”
“嗯”,我回了个微笑。
“还以为你们搬走了”
“没啊,为什么这么问”
“最近好几家公司搬了,几天都没看见你。”
“你昨天没上班,我没来。”突然觉得说得太奇怪了,赶紧补了一句。
“我们公司又续了半年”,我应该是脸红了,把头转到另外一边张望。
“我们店要关了”,我诧异地回过头来,她低头在收银。

有点懵,不知道该说什么,后面来了客人,我让到一边等。拿到咖啡,看到她还在忙,她正好也抬头看到我,我举了举杯子,示意要上楼了,她笑着朝我点了下头。

Ivy 是她胸牌上的名字,咖啡店刚开张的时候她还不在,我基本也不来,她来半年多了,没有找到机会问她的名字,怎么问都不合适吧。

明天要出差,下周一回来一定问下她的名字。

Ivy

已经11点了,平常他都是9点半来买咖啡。

老板说这个月结束就关店了,让我提前找工作。这里写字楼很冷清,从我来到现在也都没有租满过,生意不好也正常,闲着没事,我转笔都快练好了。

有客人推门进来,是他,每天穿衬衣皮鞋,头发也梳得整齐,应该是做金融的。

看他黑眼圈很重,有点闷闷不乐,我开玩笑说他们公司是不是搬了,好几天都没见到他,他一本正经地和我解释。他记得我排班的时间,有点意外,有点开心。好像他察觉到了当中的暧昧,脖子都红了,望向别处。

突然觉得很失落,我跟他说我们店要关了,没敢看他的表情。脑子里没想事情,纸杯上胡乱做着标记就递过去了,咖啡师跑过来问我这杯到底是要做什么,我只好又小声问了一遍客人。

靠在吧台上,有些筋疲力尽,我盯着他。他是个蛮安静的男孩子,尽管是工作打扮,还是有一种校园青涩的感觉,应该和我一样,毕业也没多久。我猜他没有女朋友,他这么腼腆,有的话也应该是异地着。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就想到前男友,气质很像,可能也是这个原因注意到他的。我们说是因为异地分的,实际上是到了最后,双方都发现没那么爱,还是各走各的路比较好。

来这个城市2年,没谈过恋爱,这份工作只是打发时间,本来就可以随时离开,难道是为了一个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留在这里?

明天,他如果敢来问我名字,我就问他要微信。

后天,我就离开。

PS:
写作成长营第九天:找到故事的预设

昨天的练习,原本是想写人的孤单,但是很多地方没有收住,写得有点乱。

今天的练习是预设,我理解的预设就是一条更坚实更深刻的故事主线,情节、对话、白描都为这条主线服务。

连续三天写同一段暧昧,生平第一次。

第八天

今天的作业:将故事提升为立意

立意是在想法中加入冲突,它不仅与想法的创意有关,也与讲述想法的方式有关。昨天写了一小段陷入困境的公司职员与咖啡馆女店员的暧昧,今天重写这一段,看能不能写出来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进到办公室,脑子里还是雯和那个陌生男人谈话的情景,坐在工位上,胸闷得很,解了两颗扣子也无济于事。坐对面的女同事似乎看我不对劲,想和我搭话,我赶紧拿出电脑,装出要工作的样子,手放在键盘上,不知道该做什么。

还是去买杯咖啡吧,今天她应该值班的。每天9点半,我准时到楼下这家咖啡店,带走一杯冰拿铁,其实准确说也不是每天,只有在她值班的时候才去。没问过她名字,只看见她胸牌上写着 Ivy,她似乎也记得我,不用点单也知道我要一杯冰拿铁,笑容很甜,有时候还会送我一个 Muffin 当早餐。

早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咖啡也忘买了。出了办公室到了咖啡店,她果然在,回过头来看到我,微笑着侧过身来。
“还以为你们搬走了”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
“最近很多公司搬走了,你每天都是9点半来的啊”
“哦,今天有点特殊情况,我们没搬,好像又续了半年”
“这样啊,太好了”
我抬头诧异地看她,她在收银。

拿了咖啡,不自觉地又看了她一眼,她也在看我,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下,举了举杯子,示意要上楼了,她和我挥了挥手,隔着半个店的距离,她似乎是有点害羞,我应该也脸红了,转头就走。

有点奇怪,是太久没这种感觉了么。和雯雯在一起5年多了,感情确实比之前平淡了不少,但是两个人已经习惯了在一起,回想昨晚的情景,也可能只是我单方面这样想吧。Ivy 是我会喜欢的类型,高高瘦瘦,扎着马尾,温婉可人。

下次要不要问一下她的名字?

那个男人真好笑,他一定以为我喜欢他吧,男人都是单细胞生物,随便示好一下就觉得有机会了。其实他也没有多讨厌,长相还算斯文,也没象之前一些自我感觉更加良好的人,点过几杯咖啡,就跑来问我的名字,还要送花,等我下班。

这工作太平淡了,每天不自己找点乐子,还真不知道怎么熬过去。那句“太好了”还是说得有点过分了,下次还是要收敛一点,要是真引上了什么穷追不舍的人,那就玩飘了。不过男人真的太容易讨好了,和他招个手,脸就红成这样,难道没谈过恋爱么。

男人分两种,大部分都是这种愣头青,剩下的就特别坏,花言巧语哄上了,山盟海誓张口就来,一年不到就露原形,这样的恋爱谈了跟吞苍蝇一样。

下次他来,就对他冷淡一点,看看他什么表情。

这种把戏,再玩最后一次,要换份工作了。

第七天

今天留的作业:压缩“种子想法”,展开情节

种子想法一:她走在马路上,11点了,幸亏还有月亮,不知道应不应该回家
种子想法二:他坐在自己工位上,把衬衫解开了两粒扣子,还是气闷,抑制不住地悲伤
种子想法三:今天客人不多,他怎么还没来,往常他都是很准时来买一杯拿铁带走

先写的二,接着在后面补了三,最后又补了开头的一,按老师要求把三个不相关的想法揉成了一个故事。

11点了,雯还没回家,平常她们不会加班到这么晚的,微信也没回,打电话给她,一直也没人接。回来一定要说她两句,也不怕我担心,回来晚至少先和我说一声啊,要不我去地铁站接她吧。

拿好手机钥匙,出了门,走到小区门口,好像是雯的身影,仔细辨认了一下,确实是她,在一辆黑色轿车旁边,应该是刚下车,司机在另一扇车门边站着,在和她说话,应该不是滴滴司机吧。我侧身站在小区门旁边,他们在说什么?那个男的长相看不太清,但是应该蛮年轻的,穿着也很入时,他好像和雯很熟,雯的脸上也一直带着笑。

等了几分钟,他们说完了,那个男的绕到雯这边,抱了她一下,我浑身都在发颤,差点冲出去,等我再反应过来,那辆车已经开走了,只知道是辆SUV,其他都没看清,我看雯转身要走过来了,马上往家里跑。

等她开了门,我装作不经意地从卧室出来,她说今天公司加班,我问她是坐地铁回来的么,她点了点头,说要去洗澡了,让我先去睡。

一晚上没怎么睡着,早上起来,雯还没有醒,我没吵醒她。下楼去坐地铁,到了办公室,没心情上班,但是不上班更加怕自己胡思乱想,做出不理智的事。坐到工位上,热得难受,办公室空调一直是开得很足的,把衬衫解开两粒扣子,还是气闷,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同事,似乎她也发现我有点不对劲。看她要和我搭话的样子,我赶紧打开电脑,装作要处理事情,手放在键盘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那个男人是谁?看上去和雯很默契,虽然也就抱了一下,没有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但是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些什么,尤其是雯看他的眼神。他们一起坐车去了哪里?为什么她要骗我说是坐了地铁?

存了3个月的工资,昨天晚上去 Tiffany 买下了几年前她看上的钻戒,还请小伟他们帮我一起策划怎么求婚。

口干舌燥,伸手拿,才发现没咖啡,往常我都是在楼下顺手带一杯的,这里坐不住,去买杯咖啡吧。

楼下这家店,咖啡其实一般,但是收银的姑娘看着挺舒服的。没什么非分之想,只是觉得她有礼貌,面对客人不卑不亢,笑容很甜。她记得我每次都是要冰拿铁,额外再要几张餐巾纸,所以每次递给我的时候我也默契地笑一笑。

今天她似乎有点不一样,脸上有些焦急,不过看到我还是舒心地笑了。
“还以为你们公司搬走了”
"为啥?"
“最近好几家公司搬走了,你平常9点半会来的”
“哦,我们不会,好像又续了半年”
“嗯,那就好”
我接过咖啡和餐巾纸,对她笑了笑,她和我挥手,我有点纳闷为啥要挥手,突然就觉得她有点害羞,我可能也脸红了,转头就走。

想着晚上回家要和雯摊牌。

写一个秘密

成长营第六天,写一个自己的秘密,好可悲,我没什么秘密,搜肠刮肚,想到一个俗气的。

高中时,我暗恋隔壁班的女孩子,两年多,没告白,没和她说过一句话,高中毕业很长时间也没告诉过任何人。

回想起来,以那个时候学生谈恋爱的标准,我条件尚可,成绩一直是年级前十,长相在当时应该也算可以,因为也有几个女孩子向我表白过,当然我害羞腼腆一概没接受。可是在她面前,就总觉得自卑。她很漂亮,是很多男同学心中的女神,成绩也是名列年级前茅,除了和一两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平时基本上很少看见她说话,属于高冷的那一型。

我能见到她的场合,一个是每天做课间操,一个是往老师办公室送作业本的时候,偶尔会和同是课代表的她打个照面,另外一个就是优等生的补习班,学校在高二下学期开始组织的。多数时候我都是飞快地看她一眼,生怕她也看我了(其实并不会),有些时候都没敢看,只是走过去了才回过头看一下她的背影,现在想起来又好笑,又有点心酸。

那个时候如果向她表白,应该没什么好结果。我能说什么呢,我喜欢你?我们交个朋友吧?她应该不会有什么表情。和她表白的男孩子不少,听周围朋友也八卦过,她一个也没接受,据说是更加疏远。所以换成我,大概率也是一样,估计我会痛苦一段时间,影响学习乃至高考也说不定。

几年前,我把这个秘密和一个要好的女性朋友说了,她跟我暗恋的女孩子有一些交情。她哈哈大笑说这太正常了,那个时候全年级不知道多少男孩子看上她,没想到你眼光也这么大众,我只能呵呵傻笑了。

那个年龄的我肯定是不懂爱的,顶多是喜欢,性格的原因,当时会喜欢高冷有距离感的这一型,实际上我根本就不了解她。后来我这个朋友和我说起她的一些旧事,还聊到她的近况,我都觉得好陌生,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所以少年时候喜欢的东西真的就可能是自己编织的一个梦。

朋友开玩笑说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当事人,我说无所谓啊,是真的,现在告诉不告诉都没什么关系了,大家都只是当成一件好玩的事情,笑笑也就过去了。

如果时光倒流,我真想去和她好好打一声招呼,不表白,交个朋友也不错啊。

三个关于房间的微小说

成长营第五天,作业是描写房间,规定了三个场景,我一写就变成微小说了…

《一个没有完成销售任务的抑郁推销员打算在房间里自杀》

打开房门,那股潮湿带些腐臭的味道还在,懒得去和前台交涉了,欠着几天房费,他也没什么好脸色,只希望我补了房费赶紧滚蛋。空调也坏了,房间里特别闷热,只剩下这身体面的西装和衬衣,趁还没出汗赶紧脱了吧。桌子上倒着几个啤酒罐子,还有昨天吃剩的披萨,看来不交房费,也不会有人来收拾了。

今天的客户离得远,我多跑了几个,没时间吃饭,只喝了几口水。捡着桌上剩的披萨咬了一口,芝士已经变味了,他妈的。我脱得只剩一条内裤,瘫倒在扶手椅上,窗外一片嘈杂,汽车轧过路面的轮胎声,尖利的喇叭声,大声吵架的声音,他妈的就没法安宁。

不需要盘点这个月卖出了多少,我记得很清楚,只卖出一套,剩明天最后一天,还差九套,无论如何也完不成了。周一上午,那个死胖子又要拿戏谑的口吻在小隔间和我谈心,当着同事的面,他知道怎么折磨我,怎么完全剥掉我的自尊,我想崩了他,可是没钱买枪。

太累了,我每天跑出去装哈巴狗,就是为了回来吃口变味的披萨?房梁上的蜘蛛过得都比我好。除开气味,其实这房间还不赖,屋顶高,窗户大,房梁很粗。就在这结束吧,一根领带就够了,这房梁撑得住我的体重,不想吓着别人,但实在没力气再去找一个地方了。

《一对幸福的夫妻打算在这个房间度过新婚之夜》

宴席结束,存了5年的钱,一大半用在这次婚礼上,一开始我不情愿,为此陈璇还和我吵了一次。我说将来还有很多地方要用钱,房子装修,她的学费,还有孩子的教育基金。陈璇说婚礼只有一次,如果和我离婚了,以后也不会再嫁了。我笑着说,那就全花了吧,她接连丢了几个枕头给我。

酒店是陈璇选的,送完亲朋好友,我们都筋疲力尽。用房卡开了门,房间很豪华,但除此之外也没其他形容词了。床上的玫瑰花瓣铺成了一个心形,我们跪在床边开始数有多少片,开玩笑地算每一片花瓣酒店收了我们多少钱。数累了,陈璇搬着我的脸,一本正经地问:你不后悔吧?我没回答,亲了下她额头。

她邪恶地说,带了吗?我才想起伴郎把我的包带走了,早上还趁他们不注意塞进去的。她假装生气:“为了今天晚上,一个月都没和你住一起,结果你还不上心,看来你对我没兴趣了,说吧,啥时候离婚?”我把她抱到沙发上,躺她旁边,让她枕着我的手,窗外是浦江的夜景。

“下次住这里是什么时候?”
“你想来我们就住”
“骗人”
“不骗你,咱们就月光,挺好。”
低头看她,眼睛已经闭着了,我看了会夜景,仔细辨认了一下远方的大楼,她已经发出规律的呼吸声了,我从沙发上侧身下来,丢开玫瑰,把她抱回了床上。
她真好看。

《一个第一次住宾馆的孩子住在这个房间》

妈妈说要住几天宾馆。
“宾馆是什么”
“就是可以住人的房间”
“为什么不住在家里”
“那个家不好,爸爸在找新家了,找到了我们就搬过去”
“喏,我们就住这里,”妈妈说。
“这里好黑,我害怕”
“没事,开灯就不黑了,你看”
“我睡哪里呢,只有一张床”
“你和爸爸妈妈一起睡,都睡床上”
“这个窗帘是绿色的,我们家的窗帘是红色的”
“我给你洗个苹果,你先待在房间里,妈妈去买点东西就回来”
“好,我看电视”
我关好门,仔细看了看这个房间,比我的小房间大一点,除了床还有一个柜子一张桌子,没看见椅子。每个柜门和抽屉我都打开看了,里面什么都没有,没劲。外面很吵,好像有人踢足球,我想伸出头去看一看,可是窗户把手够不着。还是看电视吧,没有动画片,我肚子饿了,妈妈什么时候回。

在杭州回上海的高铁上写完,很少写虚构的文字,投入进去就发现它的魅力了,会写更多。

第二天

课程:没有故事,我们每个人都是碎片
习题:回到旧时光

  1. 你童年时期发生过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童年之后呢?
  2. 在你成长的过程中,谁对你的影响最大?
  3. 你成长时期最好的朋友是谁?你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4. 童年时期,你有没有想象中的朋友?他们是什么样子的?
  5. 到目前为止,你生命中最幸福的部分是什么?最不幸的呢?
  6. 哪些回忆最有可能改编成一个故事?
  7. 要怎么改变才能使之成为一部小说?

童年时期,最重要的事是来到城市上学。家原本在农村,父母亲在城市里做生意。我和奶奶、外婆、舅母都一起生活过,应该也算是留守儿童吧,但并不觉得苦,长辈都是倍加呵护,爸妈隔断时间也会回来看望,再加上农村里小伙伴很多,每天也是没心没肺地玩,一天天不知不觉也就过去了。

小学四年级来到城市读书,学校很大,同学很多,特别陌生。原本性格就偏内向,不会主动找人说话,一开始觉得很孤单。还是感谢爸妈,虽然工作很忙,对我和姐姐都悉心照顾,物质上也从来没让我们觉得比同学差,所以一学期后就调整得不错了,也交了新朋友。

童年之后,最重要的事是决定辞职创业。回望当初,自己的积累和准备是不够的,但是心气很高,无论如何想挑战试一试。到现在四五年了,特别庆幸那个决定。更快速地成熟起来,走出舒适区做没有做过的事情,承担更大的责任,用句俗话说,找到了更好的自己,对自己也更满意了。

成长过程中,遇到不少良师益友,要说影响最大,还是童年时的父亲。印象中,父亲从没有打骂过我,但是思想教育一直不少。父亲的一些教诲,比如要谦虚、诚实、努力争上游、为别人着想,那么多年以后已经成为我条件反射一样的信条。我从来不曾怀疑这几条,也希望能够一直不辜负父亲的教导。

成长时期,最好的朋友是同窗了六年的同学,小学三年,初中三年。友情的缘起是一起放学回家,他骑自行车,我步行,慢慢地开始搭他车一起,放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有点不好意思了。因为中午放学也回家,一天来回总共四趟,多了这么多相处时光,说的话自然也多了。少年青涩,我们后来就疏远了,慢慢地也就断了联系,不知道他在哪,知道了也还犹豫要不要再联系。

童年对朋友的概念很模糊,周围一起玩的小伙伴,似乎也不分特别喜欢和特别讨厌的。会很崇拜各种哥哥姐姐,他们会很多我们不会的稀奇玩意,有他们带领玩得也比较开心,所以会特意去讨好他们,如果他们肯带着我玩,似乎也觉得更骄傲一些。

最幸福的部分就是现在,因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喜欢什么,并且有心力可以去选择和追求,虽有波澜,但是内心会越来越笃定。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不幸,高考失利可能算一茬,心气很高,考得并不好,想去的学校去不成,在那样一个除了成绩没有其它对自己做评判标准的特殊时刻,灰心丧气了很长时间。很想和那时候的自己谈一次话,告诉他这次确实搞砸了,但是真的不要紧,多看书,赶紧找到自己喜欢并且愿意为之奋斗的东西才是正道,自怜忧伤就是娘炮。

看余华的《在细雨中呼喊》,我就一直回忆起童年的时候,在农村和小伙伴瞎玩,偶尔思念爸妈,刚到城市上学的惴惴不安,虽然很多细节记不清了,但当时内心的感受还在。将来某个时间,我想把这一段写成一个小故事,像余华一样去追忆这段遥远的时光。

童年经历对我自己来说是记忆深刻,但确实也没有太多波澜,靠情节肯定是撑不起一个故事的。我不确定自己能否把那些特殊的感受表达出来,和读者心灵相通,倘若如此,它将会是一个私人的敏感的故事,叙述一个懵懂孤单的少年终于走进了这个世界。

写作成长营第一天

参加了豆瓣时间的写作成长营,喜欢的事情,给自己多点压力,多花一些时间。

今天是开课第一天,到家已经是11点,差点想放弃,终于还是在12点前顺利交作业了,有成就感。成长营一共是30天,打算把一些有意思的主题也誊到这里来,当然每天要写500字以上,时间也要挤,可能会写的比较水,所以看到的朋友随便看看就好了,我主要是自己记录。

今天的主题:故事的根本是什么?以读过的书或者看过的电影作答。

提了7个小问题:

  1. 故事是关于什么内容的?用一两个句子概括一下。
  2. 主角面临着什么样的危险?
  3. 这个故事揭示了任务角色的什么特点,如何揭示的?
  4. 故事的开头是怎么吸引你注意力的?
  5. 行动和主要冲突如何升级?
  6. 这个故事出其不意的地方在哪里?
  7. 它唤起你的什么情绪?如何做到的?

我的作答:
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才发现即使是读的时候很喜欢的作品,时间久远一点,也没法作答,当时不会通过这样的角度去留心和分析,所以只能谈一谈最近读的小说,海明威的《永别了,武器》,下面7小段回答这7个问题。

这本小说讲述美国人亨利作为志愿军加入了意大利军队,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见闻。

既然是在战场上,主角面临的最大危险当然是失掉性命,当然在这部作品里,主角也极有可能失掉爱情,失掉信念,失掉勇气。

在海明威的刻画下,亨利一开始还是显得有些硬汉的,因为这段经历也跟海明威自身的经历比较相符,一旦有自己的影子,海明威总归是要往硬汉的形象去靠拢的。但这部小说里,亨利也不是硬汉到底,真正见识到了战争的残酷后,亨利有了一些彷徨和犹疑,战争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任何一方发起战争有它的正当性么?人们为什么要参加战争?当亨利遇到凯瑟琳,这层坚硬就更岌岌可危了,即使是如火的爱情,在战争中也不可能有空间,除非是当逃兵。海明威的情节推进非常出色,用人物对话推进情节尤其让人赞叹,在他的默默推进下,一切意外的发展都在情理之中,到最后,除了灰飞烟灭,似乎没有更合理的结局了。

故事的开头,实话说,对我并不是特别有吸引力,大段的景物描写算是在勾勒氛围,有些新鲜,主要还是海明威本人以及小说将要叙述的题材吸引我继续读下去。

行动和冲突的升级在这本小说里都是伴随着变化而来。有突然的变化,比如从打一阵歇一阵的战争突然变化到有战友牺牲了,自己也受了重伤,牺牲战友的鲜血直接从上铺滴到亨利的脸颊上,可能这一瞬间他才真正领会到战争的残酷。也有循序渐进的变化,亨利和凯瑟琳的情感线就是如此,从彼此试探到互相交心,再到由于战争不得不分隔,最后一起逃离战争,每个变化的节点都孕育着危险,不仅仅是主人公境遇的危险,更是主人公信念崩塌的危险。

前面说到小说结局是合乎情理的,凯瑟琳和孩子都死去了,在刚开始读到这一页的时候,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我对亨利和凯瑟琳怀着同情,希望他们有一个幸福的结局,我忘了这可是海明威,这样大团圆的结局怎能引人深思,所以凯瑟琳和孩子必须死,亨利必须无所适从,读者必须沉郁。

读完这本小说,悲伤了好几天。身处这样的时代,纵使你有再大的激情,再深厚的阅历,再睿智的头脑,又能如何呢?在战争面前,一切美好都被碾压,一切理想都显脆弱,一切信念都是稚嫩,没有谁能给你指一条明路。别指望从战争中找到意义,只能期望战争快点结束,让找回信念和勇气的进程早些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