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vy

K

被闹铃叫醒,躺床上刷了会手机,起床刷牙。窗帘是拉上的,看不到外面的天气,听到了雨声。房间里有股味道,应该是昨天晚上的外卖,忘记扔出去了。

今天星期四,她应该在店里。收拾好电脑包,手里拿着还没干透的伞,出了门,果然在下雨,雨势不小。离公司也就4站地铁,下了车,我绕着积水往前走,尽量不沾湿皮鞋。

到了咖啡店,她果然在,忙着收拾杯子。对咖啡其实没瘾,但几乎每天早上9点半我都会到公司楼下这家店买杯拿铁。正要推门进去,老板电话打过来了,声音很大, 问我为什么还没到,我才想起今天9点安排了一个会的,马上往楼上跑。

开完会,老板单独训了10分钟,我灰溜溜回到座位上,坐我对面的A君神秘地说,晚上下班我们去联谊,对方是隔壁楼公司的行政妹子,你来不来。我还没仔细想,嘴巴里已经脱口编出了不去的理由,A君也没多说,转头和别的同事聊天去了,我也不是第一次拒绝。

其实并没有安排事情,我也不是社恐,就是无来由地不想去,算了,下楼买咖啡吧。

进到店里,没什么客人,看见她在练习转笔,我走过去,她抬头看到我,笑了一下。
“一杯拿铁么”
“嗯”,我回了个微笑。
“还以为你们搬走了”
“没啊,为什么这么问”
“最近好几家公司搬了,几天都没看见你。”
“你昨天没上班,我没来。”突然觉得说得太奇怪了,赶紧补了一句。
“我们公司又续了半年”,我应该是脸红了,把头转到另外一边张望。
“我们店要关了”,我诧异地回过头来,她低头在收银。

有点懵,不知道该说什么,后面来了客人,我让到一边等。拿到咖啡,看到她还在忙,她正好也抬头看到我,我举了举杯子,示意要上楼了,她笑着朝我点了下头。

Ivy 是她胸牌上的名字,咖啡店刚开张的时候她还不在,我基本也不来,她来半年多了,没有找到机会问她的名字,怎么问都不合适吧。

明天要出差,下周一回来一定问下她的名字。

Ivy

已经11点了,平常他都是9点半来买咖啡。

老板说这个月结束就关店了,让我提前找工作。这里写字楼很冷清,从我来到现在也都没有租满过,生意不好也正常,闲着没事,我转笔都快练好了。

有客人推门进来,是他,每天穿衬衣皮鞋,头发也梳得整齐,应该是做金融的。

看他黑眼圈很重,有点闷闷不乐,我开玩笑说他们公司是不是搬了,好几天都没见到他,他一本正经地和我解释。他记得我排班的时间,有点意外,有点开心。好像他察觉到了当中的暧昧,脖子都红了,望向别处。

突然觉得很失落,我跟他说我们店要关了,没敢看他的表情。脑子里没想事情,纸杯上胡乱做着标记就递过去了,咖啡师跑过来问我这杯到底是要做什么,我只好又小声问了一遍客人。

靠在吧台上,有些筋疲力尽,我盯着他。他是个蛮安静的男孩子,尽管是工作打扮,还是有一种校园青涩的感觉,应该和我一样,毕业也没多久。我猜他没有女朋友,他这么腼腆,有的话也应该是异地着。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就想到前男友,气质很像,可能也是这个原因注意到他的。我们说是因为异地分的,实际上是到了最后,双方都发现没那么爱,还是各走各的路比较好。

来这个城市2年,没谈过恋爱,这份工作只是打发时间,本来就可以随时离开,难道是为了一个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留在这里?

明天,他如果敢来问我名字,我就问他要微信。

后天,我就离开。

PS:
写作成长营第九天:找到故事的预设

昨天的练习,原本是想写人的孤单,但是很多地方没有收住,写得有点乱。

今天的练习是预设,我理解的预设就是一条更坚实更深刻的故事主线,情节、对话、白描都为这条主线服务。

连续三天写同一段暧昧,生平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