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行记


工作后这几年,旅行渐渐多起来,慢慢地已经对跑景点没了激情,更在意的是想在旅行中多收获一些不一样的时刻,于我,这就是丰富了旅行。

坐在首尔酒店楼下的咖啡馆,中午才出发去机场,所以这篇文章有时间开个头。首尔遍地咖啡馆,每家人气都不低,可幸旁边的小朋友正在安静地吃吐司,都不用带上耳机,真好。

这次是一个人旅行,旅行前完全没做计划,让指南猫的旅行定制师为我安排的行程,很省心。兴之所至,没有完全按照计划来,旅途中的难忘时刻,为自己记录如下。

广藏市场,一个很 Local 的地方,从不起眼的门楣进去,首先看到的是卖地摊货的几排商铺,以为走错了地方,往前走过这些商铺,一拐弯,到了市场的大交汇口,那景象,如果你去过春运的火车站,一定很熟悉,只不过这些人不是赶着回家,而是好吃的食客。几条交汇的街道上摆满了小吃摊,辣炒年糕、血肠、海鲜饼、冷面、紫菜包饭、猪蹄、韩式拌饭、饺子汤,摊位前摆个长条桌,食客大快朵颐,还有自带小板凳的韩国大妈,一边手撕泡菜,一边和闺蜜们喊话聊天。这情景,是最真实的生活图像。

战争博物馆,重头戏当然是朝鲜战争的展览,入口处就有玄机,长长的一条通道,两侧的大理石碑上刻满的是朝鲜战争阵亡的美军及联合国军名单。 朝鲜战争的介绍几乎占了一整层,当然是以南韩视角来述说,北朝鲜如何在苏联和中国的授意下不宣而战,悍然入侵,南韩军队如何英勇抗战,麦克阿瑟如何天才地策划了仁川登陆扭转战局,中国的参战如何造成了韩朝的永久分裂,最后语焉不详地提到如何胜利地达成了停战协议以及和美国签订安保条约。战争永远是残酷的,韩朝都是半个世纪前大国对抗的牺牲品,即使在今天,韩国人依然活在朝鲜的核威慑下,地铁站发放防毒面罩的机器、酒店前台板门店一日游的宣传单、街道上一身军装眉眼还稚嫩的青年,都在提示这个残酷的现实。

在首尔几乎都是坐地铁,去江南那一天,对面坐了一个有点野性的美女,上身皮衣,下身超短裙,我们同一站上车,上车后她就拿出妆镜补眼影和唇膏,扎起头发又甩开,妩媚多姿,车厢内男同志的目光自然被吸引不少。到新沙站我要下车,发现她也是同一站,走在我前面,要走一大段向上的楼梯,正当我想她裙子这么短不怕走光么,开眼时刻到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她把上身的皮衣迅速向后恰到好处地褪到大腿那里,双手呈W形,正好遮住不走光,上身露出吊带衫。这熟练干脆的一褪,对这姑娘想必已经是日常标准动作了,酷到没朋友。

看完这一段,心情有点小激动的读者先平复一下,来说一段瘆人的。在新世界免税店买完东西,看到B1层似乎是食品超市,于是坐电梯下去看看有没有好吃的。刚出电梯就被吓一跳,正对着的通道两边摆的都是卖吃的小推车,大概有十几部,每个推车后站着两三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但是,一个顾客都没有,商场也没放音乐,工作人员站得笔直,齐刷刷地看着我,仿佛在等待我的检阅和训话。我拎着几个购物袋,在两排几十个人的注视下走过通道,不时装模作样地扫两眼推车,终于走到通道另一边上电梯。这个有点超现实的场景,比当众演讲还要紧张一些,他们真的需要这么多工作人员么?大家站着啥都不干面面相觑不尴尬么?他们是不想让顾客买东西么?

弘益大学是要推荐的,朋友说可以找回年轻的感觉…不要误会,这里只是年轻人扎堆而已。周六晚上来到这,整条街都是唱歌的、跳舞的、battle的,人山人海,耳边响彻的都是放肆的尖叫声。即使有些表演只是平平,男孩女孩也不都是很养眼,但是那种自信和无畏充满了感染力。这些尖叫的观众倒不一定是为了表演尖叫,可能就只是单纯想尖叫,有参与感,活得用力,陈皮烂芝麻事情可以甩在身后,享受这一晚。

本来是要去江边的海鲜市场,结果看王小波下错了站,出来发现是汉江公园,那天正好是周日,下午4点多,出了地铁口刚走几步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临江的大草坪上,密密麻麻地铺好了垫子,坐满了人。韩国大妈热情地把炸鸡传单塞到我手上,手里攥着传单我往江边走,想看看哪还有空位置可以坐着看会王小波,结果只有临江的台阶还可以落脚。坐定看一下周围,吃炸鸡聊天的,听音乐看书的,蒙头睡觉的,打牌玩桌游的,一派热火朝天的生活气息。最有趣的还是中学生模样的闺蜜团,必备自拍杆和简易三脚架,嘟嘴比手地自拍合照,一边拍一边补妆,每个姿势拍十几张应该是有的。其实汉江边上没啥景色,这草坪至少三分之一的地方都没草,但耳边听到的分明是欢笑。

5天,和首尔有了一次短暂的亲密接触,已经离开,身上似乎还沾染着咖啡馆若有若无的香气,旅行结束时熟悉的小忧愁又回来了,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