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莫

尼莫是我们养的金鱼。搬新家时,源源说家里要添个活物,我们两从没养过宠物,想起养猫狗的麻烦也退却了,最后达成一致,养条金鱼。

从花鸟市场发现的它,当时店主洋洋洒洒和我们介绍,向我们力推几个名贵的品种,倒不是嫌贵,是担心名贵的不好养,看我们脸上兴趣寥寥,店主也就去招呼其它顾客了。那个时候尼莫在一个不大的鱼缸里歇息,一缸里其它几条不知道什么原因正在兴奋地互相追逐,只有它躲在背阴处,几乎不动,偶尔吐个水泡。

尼莫应该是很普通的品种,通体红色,透明的尾翼,带一点金边,只是它的眼睛有些不成比例的大,和鱼缸里其它鱼比起来还是很有辨识度。源源说尼莫很像我,所以要领回家,我只能表示同意。招呼老板过来买单,他明显有点失望,“你们挑了这么久,就选了这条啊,要不要再给它挑几个伴”,拒绝了老板的好意,我们付30块钱带走了尼莫,还包括几包鱼食。

家里的鱼缸早就准备好了,价格应该超过十条尼莫吧。换好水把它放到鱼缸里,它好像就来劲了,绕着鱼缸游个没完,可能是个表里不一、喜新厌旧的主。我们看了老半天,确认它很健康,投了几粒鱼食,就没管它了。第二天起床去看的时候,它果然又恢复老样子,水草边上呆着一动不动,我们也放心了。

从此以后,尼莫正式成为了家庭的一员,我们上班前拍拍鱼缸和它打声招呼,下班回到家也会先去看看它。它开心的时候会吐几个水泡给我们看看,不开心时干脆躲在水草里不见我们。我们有时候会读书放音乐给它听,但它似乎不买账,源源说它只是比较腼腆,保不准是很喜欢的,我们应该继续。

有一阵,我觉得尼莫很可怜,禁锢在这一方鱼缸里,没有了自由,身边也没有同伴;后来我又觉得它或许很幸福,吃吃睡睡,有人照顾,应该也没什么烦恼,像我们孩提时一样,而且永远不会长大。有人说,鱼的记忆只有几秒,果真如此的话,每隔这几秒,尼莫过的就是全新的生活,真为它高兴。

PS:写作成长营习作,题目是虚构一个宠物,所以尼莫不是真的,不过写完我真想养条金鱼了,名字也不用想了,就叫尼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