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


我偷了月历,从自己家里,它其实是我特意添置的,在去年和林搬到新家的时候。之前用的是日历,我们两个总是忘记撕,慢慢就沦为了摆设,月历不用撕,一个新的月份换一张就好。

现在月历就在我手里,厚厚的一张,A4纸大小,和家里地砖一样的灰色,上面印着白色的无衬线英文字。每张月历都印着一句 Life Tips,7月这张是 Break the comfort zone,现在读起来未免可笑。

林之前不想要孩子,他要忙工作,而且想有更多个人时间,我之前想要,可能是因为我的工作没什么奔头,带孩子会是个寄托。为了这事我们争吵过,最后我顺从了他的意思,其实一直都是这样,结婚五年我们一直避孕。

林今年升职成区域主管了,工资涨了一大截,以他的收入我甚至不用工作了,他也确实这么劝过我。他突然想要孩子了,可能觉得生活工作都稳定了吧,可我不想要了,原因不明确,可能是工作有了起色,可能觉得自己年纪太大了,或者我没那么爱他了?

林和我谈了几次,说要开始备孕,他以为我会欣然同意,看我没表态,他还以为我在生他之前不肯要孩子的气。和往常一样,林以为他很懂我。我是生自己的气,为什么不敢直接说出理由拒绝他。因为他赚得比我多?因为我父母需要他赡养?因为我一直就是服从他?

林开始要求更多的同房,他不愿意戴套,我尽量都在排卵期以外和他同房,其它时候都是想尽各种办法避开。过了两个多月,林看见我还是正常来月经,显得很沮丧。他终于弄明白了排卵期的事情,开始在月历上标注我的排卵期。

每天回到家,我都会看见门口的月历,如果这一天是圆圈标记的日子,我甚至都会全身发抖。如果我们两个身体没什么毛病的话,迟早林要胜利了。

今天是这个月排卵期第一天,这意味着接下来几天,林可能都会要求同房。盯着这灰色的月历,Break the comfort zone,我觉得我的生活已经彻底完了。

抽屉里还剩了几张,8月的那一张已经被他画上了圈,我浑身抖得厉害,后背不停冒冷汗,有耳鸣的声音,我跑出家门,手里抓着那叠月历,像疯子一样往前跑,街景模糊,不知道跑去何方。

PS:
写作成长营作业,屋子里随便找一样东西,虚构一个人物来揭示,他为什么要偷这个东西。

成长营时间过半,上周工作太忙,每天的打卡任务完成得都滥竽充数,只有周末时间充分一点,所幸不管怎样已经坚持了十八天打卡,觉得自己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