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8

肌肤感受到温暖阳光的一刻,春天来了,偶尔能穿短袖的日子真怀念。

朋友说,春夏秋冬,如常抵达,不管喜欢哪个季节,都能得到慰藉,听着不觉矫情,竟有点感动了。篇名2018 春,春天第一篇,咱开个头。

说起写作,没预想中那么有自制力,一周一更已经流产。其实一段时间没写,心里会惦记着,渴望无奈失望交织,就像年纪再轻点时暗恋一个女孩,不敢表示又蠢蠢欲动的心情。

最近有些兵荒马乱,想说暂时还无从下手,所以依旧回到贤者时间,谈一下读小说。

读小说这个习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养成的。觉得小说中的世界,仿佛是另一份人生,悲苦欣喜,都渴望去体验。写小说的人,用经历、想象和技巧,将一个不存在或者有偏差的世界呈现在书页上,凭空创造一个与读者交流的管道,神奇莫过于此。

读小说越多,就越好奇,小说家的起点在哪?是从诉说自己的生活和感受开始的么?当有一天,自己的生活已经没什么可讲,各种情绪也已经来回讲过很多遍,应该是要对继续讲自己厌倦了吧。不如虚构一个世界,创造一批角色,把我们未经体验的欢乐和痛苦安放在他们身上,定义好虚拟世界的运行逻辑,用一支笔写就故事的终结。

为什么喜欢读小说,对我,它可能是一种性格品质的渴求,敬佩基督山伯爵的坚毅,感怀少年维特的真情,震惊于思特里克兰德的决绝;也可能是一种生活经历的稀缺,没啥出息的方鸿渐,嬉皮笑脸的王二,哪怕是悲苦的孔乙己,都是平凡生活的一味调剂;或者也可能只是一种情绪的释放,和渡边一起忧伤,陪斯通纳失落一阵,像霍尔顿一样爱谁谁,在小说的世界里再负面的情绪都可以被无限包容。

大富还是大穷,以常人之资质,能体会到的生活也就八九不离十,小说仿佛给了我们一个变身的能力,能穿梭到无尽的平行世界,尽情探索究竟,凭借鲁钝的身板也能勾起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是为平凡的人生拔出新高度。

下次再有人讲读小说浪费时间,大可以微笑,道不同不相为谋,收拾好自己的个人生活,偷着乐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