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30

今年就要过去了,源源出差不在身边,我来了武汉。

旅行的目的地,我一直不挑,欧洲可以去,印度可以去,国内的小城镇也可以去,只要是陌生的,对我来说就有吸引力。走街串巷,没有人认识我,喧闹寂静都无所谓。

坐高铁来的,在车上开笔记本看《燃烧》,特别喜欢惠美在夕阳下脱掉上衣跳舞那段,又美又孤独。每个人看电影时总会代入自己的人生,所以每个人看到的怎么会是同一部电影呢?我心目中的好电影是有余味的,不着痕迹的。

看完电影在座位上趴了一小会,一醒来,车窗外下大雪,上天未免也太眷顾我了,知道我每年冬天都在期待下一场雪。前方应该是要让行,车停下来了,铁轨附近的路牌写着天堂寨,看地图是在安徽六安附近。铁路边有一小片竹林,雪就这么纷纷扬扬地下着,落在竹林上,落在铁道上,只为了这一场雪,这次出来也值了。

每到年末,总容易回想起年初的计划和心愿。说要读100本书,这个达成了;说要每周写一篇文章,这个失败了;还有一些事情,达成了或者失败了。每年都是这样。

很多之前不愿意去想的事情,今年算是强打起精神开始考虑。越发觉得自己矛盾,一方面追求孤独的自由,一方面又无法脱离温情的羁绊。今年有更多的时刻,想着自己为什么而活,那些之前给自己的理由站得住脚么?那些渴望和雄心,在自己的懈怠和怀疑面前,已经逐渐蒙尘,除了不甘心,要做点什么吧?

站在2018的年尾,我没有比去年更豁达,这或多或少让人失望。然而这一年,我更加看清了自己最想要什么,以我的天分来说确实很难,也已经有畏难的心理,然而不去做的话是一直无法满足的,等明年这个时候,我会来更新这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