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下半年书单

下半年读了39本,比上半年少很多,在18年结束前两天,完成了100本读书计划,按惯例列个书单。上半年的书单分成了两篇,可以看这里:4、5、6月书单1、2、3月书单

小说18本:《永别了,武器》、《地下铁道》、《太阳照常升起》、《动物凶猛》、《黑暗中的笑声》、《十一种孤独》、《自由国度》、《火》、《喧哗与骚动》、《夜色温柔》、《长夜难明》、《侠隐》、《屡次想起的人》、《象棋的故事》、《无声告白》、《人性的因素:毛姆短篇小说全集2》、《倾城之恋》、《阿姆斯特丹》

传记、非虚构、纪实7本:《胡适自述》、《我在故宫修文物》、《论语与算盘》、《被仰望与被遗忘的》、《邻人之妻》、《地球之美》、《最好的告别》

历史、政治、评议5本:《Germany, memories of a nation》、《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探寻一个好社会:费孝通说乡土中国》、《娱乐至死》、《中国1945:中国革命与美国的抉择》

金融、投资5本:《CFA一级中文教材》、《老二非死不可》、《巴菲特的投资组合》、《伟大的博弈》、《邓普顿教你逆向投资》

诗歌、文学评论4本:《万物静默如谜:辛波斯卡诗选》、《我曾这样寂寞生活:辛波斯卡诗选》、《顾城的诗》、《许子东现代文学课》

评了5星的是这13本:
《胡适自述》,胡适回忆母亲的文字感人至深,看他忠肝义胆,挥斥方遒,感慨这才是国家和时代需要的知识分子。成功不必在此时,可以在身后,是他对年轻人的爱护和鼓舞。

《Germany, memories of a nation》,在思南书局挑到这本,很对我胃口。没有宏大的叙事,没有可疑的阴谋论,从一个物件、一个生活片段、一个人引出背后的时代故事,趣味和深度兼具,也是我今年读过最厚的英文书了。德国是一个特别吸引我的国度,期待在书籍和旅行中去更多了解。

《永别了,武器》,海明威的小说,读完以后可以恍惚一两天去回味。之前无法理解为什么他在美国有这么多狂热粉丝,现在发现自己也有了迹象。

《黑暗中的笑声》,因为喜欢的译者陈以侃的推荐,看了更多纳博科夫。一个原本庸俗的小说桥段被他写得光彩照人,对话讲究,描写精确,高手就是能把一手平庸的牌打出王炸的效果。

《十一种孤独》,心目中可以与海明威和卡佛比肩的短篇,耶茨书写的孤独和失意,普通人都不会陌生,他的厉害不只在于技巧,更在于绝对的真挚和坦然。用双手描绘,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这就是写作。

《喧哗与骚动》,一本想弃读的小说,卯着劲读完才发现它的好。意识流闪回的写法,阅读难度很大,越往后读越感受到福克纳的天才。越往后读心情越沉重,如果不是最后迪尔西的那一点亮光,不忍心再读下去。

《被仰望与被遗忘的》,开篇的纽约惊艳无比,如我能写出盖伊特立斯这样的文字,折寿十年也愿意。在他笔下,明星大腕和凡夫俗子的人生都有着深刻和复杂,这些精彩能不能被看到,全在他一念之间。

《娱乐至死》,波兹曼的理论可以无缝推演到电视以后的电脑和手机时代,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憎恨的东西,而是我们热爱的东西。已经明显的老大哥还能被提防,而赫胥黎预言的美丽新世界更有可能成真。

《无声告白》,坦然接受与别人的不同,需要极强的内心。这一生在追求什么,可能要到结束的时候才能领悟,这是人生的不幸。伍绮诗的文字有东方人的细腻敏感,也有点到为止的思辨火花。

《伟大的博弈》,一件事情只要本质是对的,自然有很多机会去纠偏和完善,所以华尔街在博弈中成长壮大起来。两相比较,A股政策市的进化之路还很远,可喜的是已然有了参照物,不敢奢望后来居上,至少有了巨人的肩膀。

《最好的告别》,看到最后有落泪,思考衰老和死亡,是反人性的。不管面对家人还是自己,最终都要做那个痛苦的决定,不是要推后死亡的时间,只想在最后的时刻依然可以掌控,可以有尊严。

《倾城之恋》,才华横溢,满篇读出来的都是苍凉。男人和女人的战争,一半真心一半算计与命运流转的战争,爱情是这当中最细微的部分,在夹缝中求存,依然不可得,只有冷寂和孤独永远逃不掉。

《中国1945:中国革命与美国的抉择》,那些历史巨变的年份,如果不去探究,永远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胜利者书写的历史将真相掩盖。谈历史不是一个轻松活,搜罗史实真相是基本,讲述者的人生观、社会观、历史观更加影像作品的成色,伯恩斯坦对1945年的讲述折服了我。书的尾声让人唏嘘,如果一直呼声争取的,最后变成故意无视甚至取缔的,那些一开始感动自己的革命热情未免也太虚假了。

回顾2018,读得最多的依然是小说,数量占了小一半,它依然是最吸引我的体裁,带给我最多的感触和思考。这一年读了托尔斯泰、毛姆、海明威、福楼拜、菲茨杰拉德、奈保尔、余华、张爱玲、老舍,他们是让人仰望的大师,但如果要挑一位今年最打动我的作者,是杰克伦敦,《热爱生命》和《海狼》让我血脉贲张。如果要挑一位最惊喜的作者,是双雪涛,《飞行家》和《平原上的摩西》带给我很大的阅读快感,这位80后的作者值得期待。

非虚构纪实,是这两年我越来越喜欢的文体,去年最喜欢 Peter Hessler,今年的宝藏是 Gay Talese。在地铁上看《Fame and obscurity》里写纽约的几篇,完全沉浸,坐过几站了也根本没察觉,生生被文字击透。他对城市和人物的刻画无与伦比,深刻和复杂流淌笔尖,毫不费力,留下华美篇章后,仍然风流倜傥,全身而退。

历史、政治、评议类的作品,好书很多,豆瓣标记想读的占了一大部分,今年尤其推荐一下《中国1945》和《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历史细节丰富,逻辑主线清晰,谋篇布局甚至都可以和小说比高下。另外,甲骨文丛书那一套整体都不错,装帧精美,选题很下了一番功夫,鉴于书架已经摆不下那么多大部头,暂时只买了六七本。

今年对证券投资兴趣很浓,虽然持仓只能以跑赢大盘作为安慰,却也因此看了不少讲投资的书。以我目前的涉猎来看,这类书固然不少,但整体质素非常堪忧,这也进一步证明了投资的困难。要有授人以渔的真心,要有可执行可验证的术,还要有不拖后腿的文笔,这三项加起来至少淘汰市面上的95%。投资与金融学、经济学、心理学强关联,这些学科的广博难免令人生畏,但投资也取决于投资者的心性、历史观、逻辑洞见,从这些侧面去积累,更有利于投资精进也未可知。

诗歌和戏剧,以前被我归为纯文学,涉猎不多。今年看了莎士比亚、辛波斯卡、阿多尼斯、老舍、顾城,以前读新诗总觉得文理不通,看剧本总觉得浮夸造作,很欣慰今年打破了这个怪圈,能够更加敏感地体会到作品的美。一部诗集一部剧,读到几行触动内心的诗句台词,已然够了。

2018年,不管工作多繁忙,不管生活中有多少糟心事,读书一如既往是我最享受的事。通勤路上、旅行途中、半夜失眠、周末的时光,这个最真挚的朋友,永远不曾让我失望。

2019,继续读书。